北京滴滴司机抗疫的20天

原创 PC4f5X  2021-01-20 06:13 

原标题:北京滴滴司机抗疫的20天

网约车司机是给城市交通织网的人。把乘客从起点送到终点,是他们每天重复要做的工作。后座人来人往,大多数司机,每天都要接触二三十名乘客。这些乘客来自机场、商厦、火车站……司机了解的信息除了起止点,再没有别的了。疫情增加了这份职业的风险,也给这些网约车司机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很多改变。

有人停止接单 有人继续跑车

疫情之下,对于李学志来说,出车的准备工作更繁琐了。李学志攥起抹布,把座椅和靠背擦得锃亮,又握着喷壶,把车辆里里外外喷了一遍。在端内上传消杀视频后,李学志勒紧口罩,开始接单了。

时间是2021年1月15日的早上7点。开始跑网约车后,李学志养成了稳定的作息——6点40分吃早餐,7点从怀柔出车,11点半左右吃午饭,晚上8点收车。

5年前,李学志在一家药厂工作,月收入2000多。2016年他注册成为滴滴司机,开始跑网约车。去年,滴滴推出花小猪打车后,李学志也注册成为了花小猪司机。

以往,他会从居住的怀柔南关村出车,一步步往市里“甩”。但北京顺义区局部聚集性疫情发生后,李学志有点“害怕了”。“车辆是封闭的空间,而且我们平时接触的人也多,你永远不知道后座上坐着什么人。”

果真,有司机被乘客感染了。2020年12月27日,北京市卫健委发出疫情通报,一位40岁司机因曾搭载确诊患者,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,这是北京顺义区局部聚集性疫情中,首次出现网约车司机感染。

花小猪官方微博当天也发布了通报称,发布会上无症状感染者李师傅是平台司机。目前在地坛医院接受治疗,身体状况良好。

官方的流调信息,映射出网约车司机单调而重复的生活轨迹。“12月11日-13日,15日-19日,21日-23日,6时至23时在外开网约车,其间均在外就餐。”

李学志当天通过新闻看到了这个消息。随即他停止接单,一头扎到家里,不再出车了。花小猪司机张晨光也看到了这个消息。他跑车常常会路过顺义,但那天打开APP,却迟迟接不到顺义的单。“我一发单,发现顺义已经设置围栏,停止接单了。”

停工的话题再次被谈论起来。在司机群里,大家彼此安慰,“能歇就歇吧”。但今年39岁的张晨光,孩子正上中学,每个月要还房贷,没有收入,他心里不踏实。

生计的驱使下,害怕的心情也是有的。司机不能挑乘客,因此他首先要管好自己,做好防疫措施。他怕给家人带来风险,就在外租房,自己一个人住。

三四天打了六七万个电话

网约车平台也在行动。北京顺义区局部聚集性疫情发生后,滴滴和花小猪做了一系列的防疫措施。出现网约车司机确诊后,内部的工作重心,全部转移为疫情处置,防疫措施进一步升级了。

张勇是花小猪首席安全官,重点参与了此次平台的疫情防控工作。此前没有会议安排的时候,他通常10点多下班。“疫情来了以后,晚上一两点走,这十几天差不多都是这样的。”

去年12月28日,滴滴、花小猪发布联合通报,将免费为北京滴滴和花小猪网约车司机进行核酸检测。

除此之外,在要求北京司机严格执行戴口罩、上报体温、核验健康宝基础上,滴滴和花小猪升级线上审核技术,在每天出车前核验司机健康宝。

“滴滴桔视”智能车载设备会在行程中对司机进行抽检,如发现北京的滴滴和花小猪网约车司机接单时未佩戴口罩,将被暂停运营。

第二天,花小猪宣布从30日起停服一周升级防疫措施,“全力配合北京疫情防控工作,全面保障花小猪乘客和司机的安全”。

司机闲下来了,花小猪北京地区负责人陈晓明却更忙碌了。

首先通知司机做核酸检测,这是一项繁重且复杂的工作。张勇介绍说,这需要在短时间内,组织几万名司机,对平台组织能力要求很高。

开始是通过APP、短信通知,但这显然不够,很多人不看信息。“我们做了一个重要的决策,一个一个打电话通知。”张勇说,三四天的时间,团队司机服务经理和客服人员,至少打了六七万个人工电话。

同时,滴滴组织的核酸检测点开放,接到通知的司机陆续前往检测点做核酸检测。张晨光收到通知的第一天,就预约做了核酸。“平台给报销费用,做了这个,自己也放心,乘客也安全。”

工作在有序推进。据滴滴、花小猪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1月3日23点,45904名滴滴网约车司机已做完核酸检测;27788名花小猪网约车司机已做完核酸检测。日均9000名司机做核酸检测。

那是北京最冷的一段时间,寒潮来袭,1月6日的时候,气温跌至零下19℃,是21世纪以来北京最寒冷的一夜。

那天,陈晓明在大兴的一处核酸检测点引导司机做核酸检测。司机们咨询的问题,陈晓明要一一回答。话说得多了,口罩里积满了水,拉开一角,水滴流到地上,很快结成了冰。

在上海长大的陈晓明,第一次感受到北方的严寒。冷气侵袭到肉体,风划过耳朵,像刀子似的。“在外面一站站一天,用手机打字的时候,手麻得不行,感觉都不是自己的。”

消杀站开放 防护膜“上岗”

防疫物资的采购和搬运也是陈晓明的一项工作。

1月3日的凌晨1点,一辆十米多长、装载着1万多瓶消毒液的卡车,开到消杀点。陈晓明和4名同事爬进卡车连夜搬货,一直到凌晨三四点才搬完。

自2020年12月30日起,北京10个线下消杀站开放,滴滴和花小猪为司机发放消毒用品和口罩,每天会有大量的物资消耗。为了避免物资短缺,平台需要不断采购、调配。

此外,在2021年1月12日,42个防护膜安装站点再次“上岗”,为北京的滴滴和花小猪网约车司机免费安装,以尽可能预防飞沫传播。

“网约车将前后排隔开是有一定好处的。现在,无论是司机还是乘客,一般都会佩戴口罩,口罩起到了重要的防护作用,增加一层防护隔离膜就相当于又多了一层‘保护’。”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呼吸内科医生郭倩介绍。

张晨光明显感觉到,出车前的准备工作变得复杂了。

口罩是必须戴的,另外要上传车内消毒视频,这些物资都可以去平台的站点领取。此外,出车之前还要上传个人的健康宝绿码,1月11日,乘客乘车时也需要使用健康宝扫码登记。

虽然繁琐,但张晨光也理解,“都是为了保障司机和乘客的安全。”

大多数的乘客乘车时能戴上口罩,但也有个别人不遵守。“有一天晚上,一个喝醉酒的乘客没戴口罩就上车了,我给了他一个口罩,劝他戴上了。”

平台也发现有个别司乘不遵守防疫要求,不扫码或口罩佩戴不规范,对于这种行为,平台均进行暂停服务的严格处罚。

截至2021年1月15日,花小猪平台共计33442名司机和乘客因未按要求执行防疫措施被暂停服务;滴滴平台共计49480名司机和乘客因未按要求执行防疫措施被暂停服务。

疫情之下,“能歇就歇吧”,是司机们常提的话,但大多时候,他们仍然在路上,因此要给自己加一层“保险”。出车是为了生计,但必要的防护要做好。

新京报记者 刘畅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yonggetaoke.com/225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PC4f5X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